menu Andy's Blog
more_vert

我开始迎接我的小学生活,有时候带着对「冰菓」中描述的「蔷薇色」的憧憬。在小学时我并不是一名出众的学生,而且还时常惹事。大部分典礼上我在漏雨的大礼堂中拿着本子画着哨子;我很快熟悉了新的学校,因为这是我姐姐曾经的学校,我自然来过这很多次,那时候我还胆子很大。这里的中午饭是我唯一没有抱怨过的学校,至今为止。我小学做了五年半的校车,可以说我的“防晕车”神技就是这样的情况下练成的。但这也导致我从来没有办法在